人为制造冤假错案-血泪控告信

血 泪 控 告 信

  尊敬的 首长:

  您好!

  我叫郭添秀,女,家住江西省赣州市宁都县梅江镇。您工作繁忙,我本不应该打扰您,但由于冤情重大,案情复杂,我们申告无门,故而将宁都县委书记王扬金指使有关部门和人员一审程序违法案----人为制造冤假错案向你呈报,望首长在百忙中指示相关部门组成工作组直接到宁都进行调查。

  一、事由:

  (一)一审程序违法。宁都县法院于2009年9月22日开庭审理廖益昌案,宁都县检察院和法院程序违法。一是开庭当天上午县委书记王扬金指使人员找辩护人律师揭灯熠谈话,限制揭灯熠的人身自由,阻止揭灯熠到庭辩护,在揭灯熠的严正抗辩下,才放揭灯熠到庭,但迟到了30分钟(有录像为证)。二是县检察院在开庭时才将部分案卷交法院和律师,且庭审后当即收回,由于法院庭审前没有案卷,律师事先无法查看案卷。三是无证人到庭,律师事前申请证人到庭,但法院一审时无任何执法单位通知证人到庭。四是不让廖益昌发言(有录相为证)。

  (二)违法监听电话,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多年来,人民群众一直对王扬金、陈捷(二人为连襟)的违法违纪行为进行署名举报,王扬金为了防止人民群众上访举报,违法监听人民群众电话,其中我本人及多名亲戚的电话受到监听。王扬金为了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非法将我软禁,不让我上访反映情况。9月26日下午我委托侄媳黄汀洲去省会南昌市送材料,被王扬金监听电话听到后,当晚派出5人开车(比亚迪小车,车牌号为赣B—8D869,由一个姓袁的带队)追到南昌市南昌军分区干部宿舍我另一侄媳家(我侄儿在外省办事不在家,只有侄媳和她侄女在家),围攻了二天二夜,王扬金公然叫嚣:“活要抓人,死要见尸,绝不能让她家人到上面去告我”。后南昌军分区领导出面批评他们的违法违纪行为,并严正指出如再不改正就叫派出所拘留他们,王扬金听说军分区领导和派出所出面了,才停止抓人的违法行为。

  (三)迫害公安有功人员。宁都县公安局今年7月破了一个特大杀人积案,本来县委应该对侦察员进行立功奖励才对,可惜的是不但没有立功奖励,王扬金还叫县纪委要处分侦察员,并追究公安局长的责任,原因是王扬金要公安局配合他迫害关在看守所的廖益昌,公安局没有同意,而且廖益昌利用在看守所的特殊有利机会,为破获重大杀人积案和取证提供了线索,王扬金、陈捷为此大为恼火,一定要处分侦察员和看守所相关人员。

  (四)迫害忠良。由于廖益昌严格执法,触动了陈捷的尊严和神经,陈捷多年来一直怀恨在心,多次在公开场合讲廖益昌总有一天会死在他手上,2009年2月下旬,机会终于来了,在得到自己要调往赣州市纪委任职和其姐夫王扬金要来县委任书记的通知后,二人合谋制造冤假错案,利用离职交班前4天的2月24日傍晚突击对廖益昌进行了“双规” ,此“双规”决定违背了中纪委有关“双规”程序和相关规定。廖益昌系二万五千里长征老红军黄加如嫡亲外孙, 他对党忠诚,对工作认真负责。王扬金、陈捷对他的迫害,就是对老革命忠良之后的迫害。

  (五)恐吓老人。陈捷在离开宁都县工作岗位前的2月27日上午,叫人用县纪委二处处长办公室的电话恐吓廖益昌80余岁的原岳父及家人。王扬金3月9日叫县纪委安排人对廖益昌在农村近70岁的姐姐、姐夫也进行恐吓,要两位老人交待子女在什么地方工作,干的是哪一行职业,给两位老人带来了巨大的精神压力,使老人夜夜做恶梦,老百姓以为老人的小孩在外面“犯了事”,经常在两位老人的背后指指划划,在当地造成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

  (六)刑讯逼供,挟私公报私仇。王扬金、陈捷明知廖益昌犯有严重的心脏病、高血液等高危病种,还是将他关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潮湿山洞里,县纪委以前被扣车(或亲戚车被扣)的相关人员没有回避此案(挟私公报私仇),并任组长,采取车轮战术,进行了连续7天6夜不让睡觉、不说不给饭吃、不按领导意图“交待问题”不让喝水的非人性折磨。纪委办案人员讲:“‘双规’没有期限,不按领导意图交待,直到把你‘整死’为止”。廖益昌想在被人“整死”前写份“遗书”,县纪委的人讲:“你是哪级干部,写什么遗书,不准写”。后改为写信也被县纪委扣压,外面传说廖益昌已经被“整死”了,亲属为证传言,多次到县纪委要求见廖益昌的面,县纪委不予答应,违背了中纪委在不谈及本案事宜的情况下,可“通信,通话,见面”的规定。县纪委为了完成领导交办的“整治”任务,多次进行诱供,讲“挪用公款要讲100万左右,受贿要讲3-5万左右,否则完不成任务,领导哪边也交不了差”。为保生命能得到安全,不得不假“承认”自己“挪用公款96万元”(如不假“承认”,真的会被办案人员“整死”。3月4日晚上宁都县某局副局长请朋友吃饭,其中有2位是县纪委的副科级干部,他俩也在餐桌上公开讲这次一定要“整死”廖益昌)。

  (七)非法拘人。王扬金、陈捷为了方便制造冤假错案,叫县纪委违法拘留了部分非党员协管员(临时工),少的几天,多的六到七天,这是严重的违法行为。

  (八)违法办案。3月18日晚上9时40分,在事实证据不足的情况下,王扬金、陈捷害怕赣州市政府领导追查挟私公报私仇的责任,指示县纪委突击性地移交县检察院反贪局。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并多次催促县检察院尽快逮捕(据说有证据的3-7天内改捕)。迫于压力,在批捕委员会没有进行集体研究和证据不足的情况下,于4月2日(共15天)下午改捕(4月7日廖益昌亲属到县检察院问事才得到通知)。

  (九)威胁律师。廖益昌家请了二位律师,王扬金、陈捷经常叫县纪委去调查人家,还请社会上的闲杂人员去进行“友好劝告”,不让他们依法为廖益昌进行辩护。

  (十)整人为乐。王扬金、陈捷喜欢玩整人的游戏,而且要将人整“死”为快乐,现在“谁能想办法整死廖益昌谁就可以立功提拔”的话在宁都县街上广泛流传。一个对宁都县营造良好交通秩序和和谐社会作出过突出贡献的先进典型人物,落得如此下场,让机关干部和普通百姓心酸胆寒。老百姓都劝在机关工作的亲戚“少干事,不要得罪人,王扬金陈捷太黑了,太可怕了”。了解内情的人90%以上认为“这是一起典型的挟私公报私仇案”,老百姓对王扬金、陈捷这种违法行为很反感,强烈要求上级查处王扬金和陈捷。

  二、请求:请求首长直接组成工作组进行调查。由于此案系宁都县委书记王扬金和赣州市原纪委常委陈捷策划的一重大冤案,且王扬金和陈捷在赣州市有一定的关系和势力范围,为了防止他俩的干扰,请求首长直接组成工作组对一审程序违法进行调查。据内部人员透露,王扬金已经指使人员销毁了部分证据,由于一审资料还未移交市中院二审,所以有些王扬金指使的造假犯罪资料还没有销毁,望首长为我儿子作主,请求尽快组成工作组进行调查。

  附件:1、廖益昌申冤材料;2、廖益昌提供的部分调查线索;3、廖益昌我的交待;4、起诉书;5、辩护词;6、判决书。

  此致

  敬礼!

  控告人:郭添秀(女)

  身份证号:362131192509192029

  联系电话:小灵通:0797-5819038。宅电:0797-6859733。

  二00九年十月三十日

  公正执法遭报复,刑讯逼供受奇冤

   我是江西省宁都县交警大队警察,2006年8月至2008年9月,我担任宁都交警大队副大队长,城市交通管理队队长,由于我公正执法,全县扣押处理黑车(走私车、无牌车、套牌车等)160多部,其中宁都县纪律检查委员会(含单位、单位干部或干部亲戚,下同)3部,宁都县检察院2部,宁都县法院3部,宁都县公安局5部。为此受到宁都县县委、县政府多次通报表扬,并在广播、电视中大力宣传。同时也使黑车车主遭受到了经济损失,宁都县纪委、检察院遂起意报复。2007年,宁都县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邱让玉因其黑车被扣处理公然报复,宁都县委书记杨文光得知后制止。不料,2009年2月下旬,原宁都县委书记杨文光被调走,换来宁都县纪委书记陈捷的连襟王扬金担任县委书记。因此,宁都县纪委、检察院的报复不仅没有任何阻力,反而得到新任县委书记王扬金的公开支持。

  2009年2月24日宁都县纪委对我实行双规,将我拘禁在翠微峰山下的石洞等地,特别是3月12日后7天6夜连续审问,除看守保安外还有4班每班8人轮流审问(分别由车辆被扣或亲戚车辆被扣的4人任组长),不让睡觉不给饭吃不让喝水,组长曾绍海等人要我跪着叫“爷”才能给一小口水喝。至3月18日纪委将案件移送到宁都县检察院,检察院延续纪委的拘禁和审讯,从18日晚饭后一直到19日下午4时对我拘留前进行连续审讯,违反了《刑事诉讼法》第92条第2款“传唤、拘传持续时间最长不得超过12小时,不得以连续传唤、拘传的形式变相拘禁犯罪嫌疑人”的规定,我已到了生理极限,拟写遗书让他们整死算了,他们不让写遗书,再想到我上有80多岁的老娘需要赡养,下有在校读书的女儿需要抚养,为了避免被逼死,19日不得不按他们事先拟好的清单和诱供承认受贿、挪用公款,拘留后我的生命安全得到保障,就一直否认19日的假口供。

  宁都县纪委、检察院对我进行逼供的同时,对证人也进行逼供。检察院和纪委(纪委违法)共谋配合,纪委对非干部身份的廖建树等证人以双规形式逼供,进行非法关押,最长时间的非法关押了6天。检察院虽未立案也以连续传唤超过12小时的形式变相拘禁证人谢文华,逼得谢文华疲劳过度病重住院;甚至对证人李鹰林以拘留形式逼供。

  《刑事诉讼法》第43条规定:“严禁刑讯逼供和以威胁、引诱、欺骗以及其他非法的方法收集证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61条进一步规定:“凡经查证确实属于采用刑讯逼供或威胁、引诱、欺骗等非法的方法取得的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被告人供述,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除了宁都县纪委、检察院上述刑讯逼供方法取得的证人证言、被告人供述,再无其他证据能证明我受贿、挪用公款,显然证据不足。

  宁都检察院起诉我挪用公款390,680元用于个人炒股构成挪用公款罪,还起诉我受贿21,900元构成受贿罪,这都是报复陷害。我没有挪用公款炒股,也没有受贿。我只是在缝年过节收受朋友谢文华、李鹰林等人累计5,200元,但没有利用职务之便为其谋利,不属受贿,完全是朋友之间的礼尚往来,属朋友馈赠。即使朋友馈赠被县纪委县反贪局报复陷害为受贿罪,2009年6月我利用在看守所的特殊机会协助宁都县公安局破获谢天明故意杀死郭淑明一案,具有重大立功表现,《刑法》第68条规定:“有重大立功表现的,可以减轻或者免除处罚”。据此我也可以免除处罚。但是,宁都县检察院公然违反规定开庭前拒不移送我重大立功证明,也不允许任何证人到庭,检察院和法院在法庭上做着违法的事情,循私枉法报复陷害之心昭然若揭。宁都奇冤无处申,急盼包公再世主持公正!

   申冤人:廖益昌

  二 00九年九月二十三日

  请求律师调查取证

  一、刑讯逼供部分

  1、纪委审讯排班表(8名询问人员已同杨欣说过,陪护人员另外)。

  2、提供“挪用公款”数据时间,提供人员(纪委邱欣生副书记、监察局杨南生副局长等三人提供),要我照单承认挪用。

  3、3月19日刑拘,3月20日翻供,纪委的逼供,诱骗我说一点,再叫你的朋友,相关人员说一点,便两边放人,否则的话整死你,李鹰林已被我们关押刑拘,谢文华已被我们整的住院,是纪委邱欣生、周琳对我说的。

  3月19日关押在二监号(人员名单、住址、暗中取证,这些人不可能知道谢文华住院、李鹰林被关押)。

  4、谢文华住院、李鹰林被拘证明材料。

  5、办理廖益昌案总耗资、费用(交警大队财务证明)。

  二、挪用公款部分

  1、向大队总交款数与银行(联社)总取款数比较。

  2、银行(联社)本人笔迹存入私款总额。

  3、建行廖胜宝账户:2007年12月20日前推,最后三笔支款时间或最后一笔取款时间,与交清大队罚款时间、金额不一致,证实从银行(联社)取出的款未存入廖胜宝帐户,而是存放在家里后上交了大队,即没有挪用。

  4、2007年度自有资金来源的证明(最好利用反贪局的取证,没有的再自己取证),我掌控近200万元资金,其中高峰期投入股市总共不超过60万元左右,陆续被高作东骗走65万元,家中存放了20-60万元现金。

  高峰期投入股市不超过60万元,从建行流水(进出)差额中证实。

  来源部分:

  1) 廖国华处取回100余万元(我陆续取现存放家中);

  2) 信用联社贷款30万元;

  3) 建行贷款8万元;

  4) 借朋友黄快发的款(2007年春节后借款30万元,除利息外黄说炒股行情好多给了1000元买衣服);

  5) 借朋友陈东圊的款。

  5、到看守所我衣服内提取:纪委双规期间,纪委人员提供给我的“挪用公款”数目抄录单,后带至反贪局照“念”,从反贪局审讯室谈话录像中有镜头。

  6、找纪委邱欣生、杨南生证实提供了一份数据给廖益昌,要廖益昌照单交待“挪用公款”。

  7、反贪局邱让玉付局长等人于2006年8月份到交警大队查帐,具体时间确定问大队廖建树(原财务科长、现车管科指导员、华磊、谢亦峰、县纪委张运昌)。

  8、县纪委于2007年 月调走大队帐查廖益昌及梅江中队,证人大队廖建树、纪委曾绍海。

  以上第7、8条证明反贪局、纪委随时查帐,没有机会挪用公款。

  三、受贿部分

  查阅案卷,找出每个人每笔数的矛盾之处予以否认,否认不了的,查阅礼金与受贿的概念与界限,礼金就是礼金。

  调查7位当事人,求他们不要冤枉我,没有就是没有,不一定公证取证,能作证就行。要他们说清楚,原来向纪委、反贪局陈述的,是纪委、反贪局逼供(谢文华、李鹰林)、诱供骗取的(其他五位)。

  1、2006年12月份,南昌……,收受该公司3000元。

  辨:双方各自每次表述的时间、地点不一,双方所说金额不一致,周丞、刘爱华谎说3000元,我编造的2000元的假话,罗富杨政委打招呼的,我不可能得钱,我不认识刘爱华,只认识周丞,我根本没有出书,也没想过,没说过出书的事。商品会展由城管、工商批准,不要交警审批。

  2、2006年11、12月份,…… 以赞助费为名收受宁都县永大出租车公司董事长高作东现金8000元。

  辩:2006年高作东的钱由林付总管理,连吃饭都要林付总去付。当时高作东为了挤走吴坤亚付总,吃掉吴的股份,高花了代价,同时,担保公司(丁木生为总经理)又逼高还了一笔高息贷款。高哪有钱赞助给他人?2007年春节前(2006年底或2007年元月份)高向我借了10万元现金,我把从赣州廖国华工地收回的工程款从家中提出送到他公司楼上,有钟付经理在场,春节后3、4月份才还我,还我时给了8000元红利,高当时原话说是10万元钱的投资回报,他说当时2分5厘、3分的高息都借不到钱。打击非法营运出租车是交通运管部门的职责,与交警无关,他怎么会赞助钱给交警。(到交通部门取证或查找法律法规条款佐证)。2007年我先后被高作东骗走65万元钱后,高以股权抵债于我,进入公司后我同高作东打了三次官司,二起要他还钱,一起解散公司,因此高对我恨之入骨,在纪委、反贪局工作人员诱骗下诬陷于我。其外甥姜海宝于2008年元月份也被纪委周琳诱骗告我,但姜海宝不同意(向姜海宝取证)。

  3、2007年春节及2008年春节,东韶客运班线杨勇生……,合计1000元。

  辩:宁都交警大队内设一室、一中心、四(个)科、十一(个)中队共17个基层单位,都会上路进城进街执勤执法,区区一个梅江中队能对东韶班线客车载客关照什么?我同杨勇生是朋友关系,记不清做什么喜事是收过他一次礼金500元,但他乔迁时我也送过他500元礼金,是托谢文华带去的(取证),我们是礼尚往来,怎么是收受贿赂呢?

  4、2007年及2008年春运期间,黄陂班线谢文华 ……,合计1000元。

  辩:宁都交警大队内设一室、一中心、四(个)科、十一(个)中队共17个基层单位,都会上路进城进街执勤执法,区区一个梅江中队能对黄坡班线客车载客关照什么?我同谢文华是朋友关系,记不清做什么喜事收过他一次礼金500元,但他乔迁时我也送过他500元礼金,与李鹰林同去喝的酒,李可以作证(取证),我们是礼尚往来,怎么是收受贿赂呢?

  5、宁都县财产保险公司黄陂营销部经理谢文华……,合计4000元。

  辩:梅江中队下设四个分队(组)、一个违法处理室,各有正式民警或中队领导带班带岗,大队返拔中队的返拔款也有相对比例返到各分队。谢文华是找过我要我帮助其完成摩托车交强险业务,我说我没有分管中队的保险业务也没有带分队,帮不了他,我拒绝并批评他不能扰乱我们中队的工作安排。2007年3或4月份,梅江中队的办证业务及罚款明显下降,我怀疑各分队是否私下在大队之外领了保单,为了宁左勿右果断杜绝此类事情,在没有调查证实的情况下,召开全队民警协管员会议,对每个协管员处以停发一个月360元基本工资。谢文华在我面前否认私下给过保单到分队销售。我根本没有帮助谢文华完成摩托车交强险业务,谢文华没有送过我更未得过他的4000元钱。

  6、2007年中秋节前,宁都财产保险公司……,该公司副经理杨智伟经手……,现金2000元。

  辩:省(市)驻宁保险公司(或营业部)有7家,其摩托车交强险市场份额主要靠营业员推销,少部分送交警大队帮助其销售,销售份额比例由大队主要领导、分管领导与各保险机构协调确定,再由大队办公负责到各保险机构领用,各基层中队(科、中心)到办公室领用。2007年梅江中队的保险由违法处理室的钟荷香、后由指导员华磊到大队去领取后发给各分队,我从来不过问此事,我没有能力和身份帮助财保公司抢占梅江镇的摩托车交强险业务。杨智伟给我的2000元钱是节日的礼金,说是他们经理、付经理多次请我吃饭未去的原因。

  7、2008年9-12月份,……李鹰林在收受保险回扣后,先后三次共送给被告人……现金1700元。

  辩:2008年6月下旬,我已被免除梅江中队队长职务,在任时李鹰林没有送过,御任后李鹰林反而会送钱给我?如果是2007年9-12月份,上半年因为怀疑他们到大队以外领用了保单的事处罚过他们,李鹰林等人有民警直接带班带岗,我怎么能、怎么会超级明示他们帮助谢文华销售保单?我没有得过李鹰林的钱。

  8、2007年至2008年,宁都县交警大队施救队……送给现金1200元,每次300元。

  辩:梅江中队扣押的报废车、套牌车大部分是在2006年,时任大队长的黄锋常明确指示将车停放在施救队,收停车费也是大队领导定的标准,跟本人无关。梅江中队院子小,只能停放工作用车及扣押的摩托车,事故车历来都停放在施救队。黄柏生为什么2006年不送我?2007年5月份我到省总队培训时帮他销售了鱼干子、木耳等产品,2007、2008年介绍朋友或自己送亲戚朋友的礼物到其土特产店买过不少东西,而建立了私人感情的礼金往来,不是行贿受贿。

  立功问题:

  调查杀人犯谢天明,从三个方面:一、廖益昌的人品人格早有所闻震撼了他;二、廖益昌对待亲人般的呵护关心护理感动了他;三、廖益昌对其耐心细致的思想工作说服了他。

  将案卷复印出来。

  综合:作无罪辩护。

  我 的 交 待

  廖益昌,男,1963年6月29日出生,汉族,江西省宁都县人,家住梅江镇中山北路1号,系宁都县公安局交通管理大队原副大队长,宁都县第二期离岗培训班学员,中共党员。

  一、我没有犯挪用公款罪

  (一)领用票据、管理票据款不是方便挪用。

  2003年,经梅江中队讨论,报请大队领导同意,票据的领用及票据款的上交工作从内勤工作职责中分离出来,单独由另一位民警兼管负责。2003年至2005年9月由廖清华副队长负责,先后由罗道荣、曾新生、曾红生任内勤,财务支出由肖红志队长审核签批;2005年10月至2008年3月由廖益昌指导员(后转任队长)负责,先后由曾红生、谢亦峰、揭昕炜任内勤,财务支出先后由廖建锋队长、华磊指导员负责。廖益昌领用票据、管理上交票据款,先期是服从廖建锋队长的安排,后期是为了使中队财务支出公开透明,廖与指导员华磊互换部分工作职责,并不是为了方便挪用公款。

  (二)我没有挪用公款的条件。

  2006年8月,县反贪局到梅江中队、交管大队针对我及梅江中队突击检查财务;2007年6月别有用心的人向县纪委(监察局)“检举”梅江中队及我的问题,同年7月县纪委从交警大队将账调走着手调查,传讯了我及中队内勤到纪委谈话。这意味着从2006年8月开始,县里几个执纪执法部门的利剑悬在我脖子上,我所管理的梅江中队的票据款随时要接受突击调查,票与款随时必须相等或两清,我根本没有挪用公款的条件和机会。

  (三)我没有挪用公款的必要。

  2007年度,从反贪局、纪委调查取证可认定的事实是:1、2006年至2007年初,廖益昌从赣州工地廖国华手上抽回投资款100多万元(引起廖国华不满扬言要杀我);2、2007年2月份我向建行贷款8万元,向信用联社贷款30万元;3、2007年春节前我向郭燕春(外甥)借款30万元,2007年春节后向朋友陈东圃、黄快发分别借款10万元、30万元。也就是说2007年我掌控、调度的私有资金达200余万元。我投资股票最高峰期也没有超过60万元,2007年6月、8月被宁都县永大出租汽车有限公司高作东骗走65万元,家中存放现金随时有20至60万元。我有充足的资金,没有必要挪用公款。

  (四)从财务结果上看,我没有挪用公款。

  我每月25日前都要将票款上交大队财务,大队才返拔经费到中队解决协管员工资及维持中队正常开支运转,半年和年终都必须票款两清总结算。无论是按月,还是半年、年终,我都没有欠交大队的上交款。

  (五)迷信害了我,短期截留票款现金存放家中属严重违反财务纪律的行为。

  2006年之前我炒股亏了钱。听人说家中存放了多少现金,股市上就能赚多少钱。所以我不惜要付息都借款存放家中。票款也会因工作原因或其他原因短期存放家中几天,有时公款上交了会当天或第二天从建行个人帐户上取现款存放家中,以便使家中保持一定量的现款;也有几次从银行到了票据款存放家中后,又把家中存放的私款现金存入银行个人帐户。但公、私分明,我绝对没有挪用公款。反贪局、纪委的随时要检查我,我都能票、款相符,都能做到票、款两清。

  综上,我确实没有挪用公款的行为与事实。

  二、我没有犯受贿罪

  我从2006年至2008年期间,在春节或中秋节、或家中吉庆喜事,先后收受5位朋友分9次给我的共计5200元礼金,这5位朋友我们都礼尚往来,他们家有喜事、好事我也免不了递上一份礼金。

  在纪委双规期间(2009年2月24日至2009年3月18日),他们对我刑讯逼供(7天6晚计156个小时不让睡觉,超过人的生理极限,法理上定为刑讯逼供)。他们乞求我配合说一点,如不说一点“双规”错了我、他们下不了台。他们说我没良心,“替你受过”的谢文华被反贪局整得口吐白沫、浑身抽搐,正在县医院抢救;他们说我的原部下李鹰林被刑拘,还有的原部下怕被整弃职外出打工途中到了赣州被抓回。还说交管大队每天要负荷四千多元“双规”办案支出。他们说“双规”是党内法规,不编造一点事情就规我2-3年,交异地法纪委“规”死我。他们说是杨文光书记、杨晓春县长害死了我,表扬我几句就不知天高地厚,连纪委干部的亲属、反贪局干部的套牌报废车也胆敢扣押强制报废。他们骂我的娘还让我罚站。他们叫我编造事情后,会做工作诱导我的朋友、老部下按我说的经过、数额去说,这样我们都能解除“双规”和拘留,并信誓旦旦保证不会把我送检察院。

  我心软了,我感到几十号人每天花4000多元经费太浪费了;我心软了,让我的朋友、老部下经受摧残与磨难于心不忍。于是我编造了下列四个人共12000元的故事:

  1、高作东3000元的故事:高作东是宁都县永大出租汽车公司老板,2007年春节前我借了10万元现金给他,过了三个月还我时拿了8000元钱给我说是投资利润,此事有公司钟秀堤付经理在场,周琳硬逼我说8000元是宣传费收贿款,无奈我只好编造3000元是受贿款,5000元是借款的投资回报。

  2、周丞2000元的故事:周丞是兴国人,专业搞商品展销会的老板,2006年秋季在宁都登峰大道搞商品展销会,通过了城管大队、工商局批准,跟交警无关。只是当时公安局一位主要领导打电话交办我派几个人适当维持秩序。对场地问题交警没有决定权,又是局领导交办的事情,他怎么会送钱给我?就是会送我又怎么敢得?我没有得过他的钱,我路过兴国吃过他的饭才是事实。

  3、谢文华分二次共5000元的故事:谢文华是财保公司黄陂营业部的负责人,他有私下要梅江中队协管员推销其二轮摩托车保单的嫌疑,我警告过他不能这样。2007年3、4月份中队的办证、罚款业绩下降,我怀疑各分队有到大队办公室之外拿保单推销。为了宁左勿右果断处理此类事情,我在没有调查证实的情况下,对每个协管员处以停发一个月360元基本工资。谢文华记恨我还会送钱给我?我编造了他在一个春节送我3000元、一个中秋节送我2000元的故事。

  4、李鹰林分四次共2000元的故事:李鹰林是梅江中队一分队协管员组长,中队有民警直接带领他们上岗值勤,我禁止他们到外单位拿保单销售还扣罚了他们一个月基本工资,带岗民警及协管员都记恨我,哪有钱送我?协管员收入很微少,就是送我也决不会收。我编造了李鹰林分四个春节、中秋节共送我2000元的故事。

  综上,我确实没有收受贿赂的行为与事实。

  在编造了一些受贿、挪用公款的故事后,纪委审讯组8人分4班24小时继续逼供我,我的神经系统、生命体能快崩溃了,我跪地求饶,哀求李松林、李伟民、周琳等人别逼我成残废或死亡,他们才停止了逼供,列了一些数据给我,要我照抄交待挪用了多少公款。

  2009年3月18日,纪委将我移送检察院时,我神志不清,迷迷糊糊的,看到反贪局阴森恐怖的审讯室、老虎凳,谢文华被整倒下的影子如同在眼前。我的身体素质比谢文华差,血压180比谢文华高,我恐怖自己可能被整死,只得照着在纪委讲假话的底稿念了几遍。我本来就快要崩溃的生命又被他们逼供了24个小时(有传唤手续为证),当时他们要我说什么假话都可以,我只求能有让我躺一下的机会,我只求他们别整死我,因为我还有85岁的老母要赡养,还欠了别人近200万元债务要还。3月19日刑拘在看守所休息了一夜之后,我感觉他们没有逼死我的机会了,便开始实事求是的说明自己没有犯挪用公款罪,没有犯受贿罪。

  交待人:廖益昌

  2009.6.9

  江 西 省 宁 都 县 人 民 检 察 院

  起 诉 书

  宁检刑诉字(2009)第57号

  被告人廖益昌,男,1963年6月29日出生于江西省宁都县,身份证号:362131196306290057,汉族,大专文化,原宁都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副大队长、城市交通管理队队长,家住宁都县公安局宿舍4栋1单元502室。因涉嫌挪用公款罪、受贿罪于2009年3月19日被宁都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4月2日被依法执行逮捕,现羁押在宁都县看守所。

  被告人廖益昌涉嫌挪用公款罪、受贿罪一案,由本院侦查终结。本院于2009年6月3日已告知被告人有权委托辩护人,依法讯问了被告人,审查了全部案件材料。因部分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于2009年6月30日退回补充侦查一次,因案情复杂,延长审查起诉期限壹拾伍天。

  经依法审查查明:自2006年8月至2008年9月,被告人廖益昌在担任宁都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副大队长、城市交通管理队队长期间,利用自己经手管理中队票据和违章罚没款的便利,指使该中队协管员肖红莲、廖宁香等人,将城市中队收取的交通违章罚款、车管业务收费存入被告人廖益昌在宁都县信用联社的个人帐户,后被告人廖益昌从该账户多次支取公款390680元,存入以其父廖胜宝名字开户的建设银行帐户,用于被告人廖益昌个人炒股;同时,被告人廖益昌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多次非法收受南昌飓风会展服务公司周丞、宁都县永大出租汽车有限公司高作东等人的现金21900元,并为其谋取利益。

  一、 挪用公款罪

   1、2007年3月12日,被告人廖益昌从宁都县信用联社账号为14202000110014729个人账户取出80000元公款,于当日将该款存入建设银行帐号为2124849980110095142廖胜宝帐户,用于被告人廖益昌个人炒股。

   2、2007年9月12日,被告人廖益昌从宁都县信用联社账号为14202000110014729个人账户取出49900元公款,于当日凑成5万元存入建设银行帐号为2124849980110095142廖胜宝帐户,用于被告人廖益昌个人炒股。

  3、2007年10月16日,被告人廖益昌从宁都县信用联社账号为14202000110014729个人账户取出10万元公款,于当日将该款存入建设银行帐号为2124849980110095142廖胜宝帐户,用于被告人廖益昌个人炒股。

  4、2007年11月5日,被告人廖益昌从宁都县信用联社账号为14202000110014729个人账户取出61000元公款,于当日从中存了60900元至建设银行帐号为2124849980110095142廖胜宝帐户,用于被告人廖益昌个人炒股。

  5、2007年12月6日,被告人廖益昌从宁都县信用联社账号为14202000110014729个人账户取出49980元公款,于当日凑成50000元存入宁都建设银行帐号为2124849980110095142廖胜宝帐户,用于被告人廖益昌个人炒股。

  6、2007年12月14日,被告人廖益昌从宁都县信用联社账号为14202000110014729个人账户取出49900元公款,于当日凑成50000元存入宁都建设银行帐号为2124849980110095142廖胜宝帐户,用于被告人廖益昌个人炒股。

  二、受贿罪

  1、2006年12月份,南昌飓风会展服务公司周丞、刘爱华等人在宁都县城登大道举办商品展销会时,被告人廖益昌以出书需要赞助为由,收受该公司现金3000元;

  2、2006年11、12月份,宁都县开展整顿出租车市场,打击非营运出租车活动,被告人廖益昌以宁都县永大出租汽车有限公司是受益单位为由,以赞助费为名收受宁都县永大出租汽车有限公司董事长高作东现金8000元;

  3、2007年春节及2008年春节,东韶客运班线负责人杨勇生为感谢被告人廖益昌对其经营的客运班线客车载客的关照,分别每年送给被告人廖益昌现金500元,合计1000元。

  4、2007年及2008年春运期间,黄陂班线负责人谢文华为感谢被告人廖益昌对其经营的客运班线客车载客的关照,分别每年送给被告人现金500元,合计1000元。

  5、宁都县财产保险公司黄陂营销部经理谢文华为感谢被告人廖益昌帮助其完成摩托车交强险业务,分别于2007年中秋节前送给被告人廖益昌现金2000元;2008年春节前送给被告人廖益昌现金2000元,合计4000元。

  6、2007年中秋节前,宁都县财产保险公司在开展保险业务过程中,为抢占梅江镇的摩托车交强险市场需要被告人廖益昌的支持,该公司副经理杨智伟经手送给被告人廖益昌现金2000元。

  7、2008年9-12月份,时任宁都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城市中队队长的被告人廖益昌明示其中队协管员李鹰林等人帮助谢文华销售摩托车交强险保险单,李鹰林在收受保险回扣后,先后三次共送给被告人廖益昌现金1700元。

  8、2007年至2008年,宁都县交警大队施救队负责人黄柏生为感谢被告人廖益昌所在的城市中队扣押的套牌车停放在施救队场地而从中获利,分别于2007年、2008年中秋节、春节前分别四次送给被告人廖益昌现金1200元,每次300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证人证言、被告人供述与辩解、书证、鉴定报告等予以证实。

  本院认为:被告人廖益昌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挪用公款进行营利活动,数额巨大;同时多次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数额较大,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四条、第三百八十五条,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挪用公款罪、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一条之规定,提起公诉,请依法判处。

  此致

  宁都县人民法院

   检察员:钟安民

   二00九年八月三十一日

  辩 护 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三十二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第二十八条之规定,江西章贡律师事务所接受本案被告人廖益昌家属的委托,指派我担任被告人廖益昌挪用公款、受贿案的一审刑事诉讼辩护人。为切实履行维护被告人合法权益的辩护职责,本着忠实于法律,忠实于事实的原则,本辩护人将发表如下辩护意见:

  依据现行刑事诉讼法之诉讼规则,在刑事诉讼的过程中,被告人并不负有举证证实自己无罪的义务。相反,在刑事诉讼的过程中,公诉机关负有完全的举证证实被告人罪名成立的义务。有基于此,本辩护人在庭审过程中,从始至终地关注着公诉机关所举的每一份证据以及各份证据之间的组合关系,以考量其完整证据锁链性的形成。但是,综观公诉机关对本案所举的全部证据,本辩护人认为,其证据非但明显不足,而且各证据之间内容冲突、前后矛盾,不能形成完整的证据锁链性,兼之公诉机关取证程序存在明显违法之处,现有证据不足以证实被告人廖益昌挪用公款、受贿罪名的成立。具体理由如下:

  一、关于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廖益昌犯有挪用公款罪的证据,公诉机关的现有证据仅能证明其有挪用公款的行为,却不能证明其有将公款挪用于营利活动的行为。

  依据刑法第三百八十四条之规定,挪用公款罪具体可分为三种情形。公诉书之内容已表明,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廖益昌符合该罪的第二种情形,即“……挪用公款数额较大(巨大),进行营利活动的”。而公诉机关据以认定被告人廖益昌符合该情形的证据由五部分组成:一是被告人的供述;二是鉴定报告;三是股市交易清单;四是银行业务凭条;五是证人证言。但本辩护人认为,该五部分证据均存证据瑕疵,如:

  (1)关于被告人的供述部分,被告人对每次挪用公款行为的供述,均存重大出入。

  序号 时间 指控挪用数额 被告人供述内容 备注

  1 2007年3月12日 公诉机关指控挪用80000元 无供述 无供述

  2 2007年9月12日 公诉机关指控挪用49900元(于当日凑成50000元) 1、2009年3月12日供述“该款汇入高作东账户,借给高作东急用,后于10月份从廖胜宝资金账户抽出资金填补”。

  2、2009年3月18日在询问笔录中供述“当时行情不好,我没有去买,后于25号之前,我就从该炒股账户取出来了现金,用于上交罚没款到大队”。

  3、2009年3月19日供述“因行情不好没买股,25日前抽出上交了大队”。

  4、2009年6月12日,在会见笔录中供述“没有(从信用联社取款并将该款存入廖胜宝的账户或往这个账户转账)。

  5、2009年6月9日,在“我的交代”中陈述“我确实没有挪用公款的行为和事实”。 是否用于营利活动供述不一,难以确定。

  3 2007年10月16日 公诉机关指控挪用100000元 1、2009年3月12日供述“进入建行账户用于炒股,后于11月向黄快发老板借款填补”。

  2、2009年3月18日在询问笔录中供述“我向我朋友陈东圃借了现金10万元,用于交梅江中队罚没款到交警大队”。

  3、2009年3月19日供述同2。

  4、2009年6月12日,在会见笔录中供述“没有(从信用联社取款并将该款存入廖胜宝的账户或往这个账户转账)。

  5、2009年6月9日,在“我的交代”中陈述“我确实没有挪用公款的行为和事实”。 同上

  4 2007年11月5日 公诉机关指控挪用61000元(于当日从中存了60900元) 1、2009年3月12日供述“在中行入大队专用账户”。

  2、2009年3月18日在询问笔录中供述“当月25日之前,我就从建行炒股的账户上取出了现金,用于梅江中队交罚没款到交警大队”。

  3、2009年3月19日供述“行情不好没买股,当月25日前抽出交大队账号”。

  4、2009年6月12日,在会见笔录中供述“没有(从信用联社取款并将该款存入廖胜宝的账户或往这个账户转账)。

  5、2009年6月9日,在“我的交代”中陈述“我确实没有挪用公款的行为和事实”。 同上

  5 2007年12月6日 公诉机关指控挪用49980元(于当日凑成50000元) 1、2009年3月12日供述“在中行入大队专用账户”。

  2、2009年3月18日在询问笔录中供述“当时行情不好,没有买股票,当月我取出了现金用于梅江中队交罚没款到交警大队”。

  3、2009年3月19日供述“行情不好,没有买股票,当月20日前抽出上交大队”。

  4、2009年6月12日,在会见笔录中供述“没有(从信用联社取款并将该款存入廖胜宝的账户或往这个账户转账)。

  5、2009年6月9日,在“我的交代”中陈述“我确实没有挪用公款的行为和事实”。 同上

  6 2007年12月14日 公诉机关指控挪用49900元(于当日凑成50000元) 1、2009年3月12日供述“在中行入大队专用账户”。

  2、2009年3月18日在询问笔录中供述“准备用于炒股,当时股市行情不好,在当月20日之前,我取出了现金用于梅江中队交罚没款到交警大队。

  3、3、2009年3月19日供述同上。

  4、2009年6月12日,在会见笔录中供述“没有(从信用联社取款并将该款存入廖胜宝的账户或往这个账户转账)。

  5、2009年6月9日,在“我的交代”中陈述“我确实没有挪用公款的行为和事实”。 同上

  (2)关于鉴定报告:首先,该鉴定报告未附有司法鉴定机构执业资格证书,也未附有司法鉴定人执业资格证书,不能证明该鉴定单位具备法定的鉴定资质。其次,对于公诉机关要求鉴定单位鉴定的内容“廖益昌信用社账户取出的款为公款”不属会计师鉴定业务之范畴。因为,会计师事务所并不具备为款项定性之能力。再次,该鉴定报告之内容亦表明,“业务凭条……其真实性无法确定;本鉴定在询问笔录存款人承认的基础上出具鉴定意见书……”。这即是说,该鉴定报告系以检察院的询问笔录内容为鉴定依据,若检察院询问笔录有误,该鉴定报告的真实性将难以保证。

  (3)对于股市交易清单、银行业务凭条和证人证言。辩护人认为,该三类证据在证据分类上属间接证据,在不能与其他证据有效组合,证明案情的前提下,其关联性无从谈起,不能作为本案定案的依据,只能作为公诉机关证据不足的一个具体表现。

  综上,公诉机关的证据确能证实被告人廖益昌存在挪用公款的行为,却不能证实其存在将公款用于营利活动的行为。因此,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廖益昌符合挪用公款罪第二种构成情形的指控明显证据不足,不能成立。

  二、关于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廖益昌犯有受贿罪的证据,本辩护人认为,公诉机关所举的证据亦存一系列不周全之处,证据瑕疵比比皆是,不能形成完整的证据锁链性。具体如下表所列:

  序号 时间 指控受贿数额 被告人供述内容 备注

  1 2006年12月份 以出书需要赞助为由,收受南昌飓风会展服务公司周丞、刘爱华等人现金3000元 1、2009年3月15日向纪检交代“周老板给了我2000元好处费”。

  2、2009年3月18日在询问笔录中供述“周丞为了感谢我派出警力为他维持秩序送了我2000元”。

  3、2009年3月19日供述“周丞为了感谢我送了2000元现金给我”。

  4、200年6月12日在会见笔录中陈述“没有(收取过飓风公司的3000元)。

  5、2009年6月9日,在“我的交代”中陈述“我没有得过他的钱,我路过兴国吃过他的饭才是事实”。 金额不一致,是否收取不一致

  2 2006年11月、12月份 以赞助费为名收受宁都县永大出租汽车有限公司董事长高作东现金8000元 1、2009年3月15日向纪检交代“高作东认出宣传费为名,给了我3000元好处费”。

  2、2009年3月18日在询问笔录中供述“高作东为了感谢我打击黑出租车,送给我现金3000元。

  3、2009年3月19日供述“为了感谢我们梅江中队打击黑出租车,净化市场,送给我现金3000元”。

  4、200年6月12日在会见笔录中陈述“没有送现金给我,只是在2007年春节前我借了10万元给他,他就给了8000元作为投资回报”。

  5、2009年6月9日,在“我的交代”中陈述“2007年春节前我借了10万元给他,过了3个月他还我时拿了8000元给我说是投资利润”。 金额不一致,收取的原因不一致,是否为其谋取利益无证据证明

  3 2007年春节及2008年春节 东韶客运班线负责人杨勇生为感谢廖益昌对其客车载客的关照,分别每年送给被告人现金500元,合计1000元 1、2009年3月15日向纪检交代“黄陂班线谢文华、东韶班线杨荣生分别给了我500元红包,合计2000元”。

  2、2009年3月18日在询问笔录中供述“杨荣生、谢文华为了感谢我对他们客车的关照,分别每年送给我500元,合计2000元”。

  3、2009年3月19日供述同上。

  4、200年6月12日在会见笔录中陈述“但是在杨勇生、谢文华乔迁时我各送给他们500元”。

   收取的原因不一致,是否为其谋取利益无证据证明

  4 2007年及2008年春运期间 黄陂班线负责人谢文华为感谢被告人对其客车载客的关照,分别每年送给被告人现金500元,合计1000元 1、2009年3月15日向纪检交代“黄陂班线谢文华、东韶班线杨荣生分别给了我500元红包,合计2000元”。

  2、2009年3月18日在询问笔录中供述“杨荣生、谢文华为了感谢我对他们客车的关照,分别每年送给我500元,合计2000元”。

  3、2009年3月19日供述同上

  4、200年6月12日在会见笔录中陈述“但是在杨勇生、谢文华乔迁时我各送给他们500元”。

  5、2009年6月9日,在“我的交代”中陈述“我编造了他在一个春节送我3000元、一个中秋送我2000元的故事。 收取的原因不一致,是否为其谋取利益无证据证明

  5 2007年中秋节及2008年春节 财险黄陂营销部经理谢文华为感谢被告人帮助其完成摩托车交强险业务,分别送给被告人现金2000元,合计4000元 1、2009年3月15日向纪检交代“谢文华说我支持了他的工作,先后分别给过我3000元,2000元,合计5000元。

  2、2009年3月18日在询问笔录中供述“谢文华为了感谢我对其工作的支持,于07年中秋送给我现金3000元,在08年春节前送给我现金2000元。

  3、2009年3月19日供述同上

  4、200年6月12日在会见笔录中陈述“但是在杨勇生、谢文华乔迁时我各送给他们500元”。 金额不一致,收取的原因不一致,是否为其谋取利益无证据证明

  6 2007年中秋节前 财险宁都公司副经理杨智伟为抢占摩托车交强险市场需要被告人支持,送给被告人现金2000元 1、2009年3月15日向纪检交代“杨智伟用信封装了2000元好处费,说请我要多支持他们的工作”。

  2、2009年3月18日在询问笔录中供述“杨智伟为了感谢我对其公司办理交强险业务的支持,经手送给我现金2000元。

  3、2009年3月19日供述同上

  4、200年6月12日在会见笔录中陈述“有送过,但没有帮过他们任何忙”。 是否为其谋取利益无证据证明

  7 2008年9—12月份 被告人明示梅江中队协管员李鹰林等人帮助谢文华销售摩托车交强险保险单,李鹰林收受回扣后,先后三次共送给被告人1700元 1、2009年3月15日向纪检交代“协管员组长李鹰林分别给过我500元,合计2000元”。

  2、2009年3月18日在询问笔录中供述“李鹰林送了四次钱给我,每次500元,合计2000元。这是因为我默许了李鹰林分队销售非正常渠道的摩托车保险单”。

  3、2009年3月19日供述同上

  4、200年6月12日在会见笔录中陈述“没有,根本没有这一事实”。

  5、2009年6月9日,在“我的交代”中陈述“我编造了李鹰林分四个春节、中秋节共送我2000元的故事”。 金额不一致,是否收取不一致

  8 2007年至2008年 宁都县交警大队施救队负责人黄柏生为感谢被告人廖益昌中队扣押的套牌车停放在施救队场地而获利,分四次送给被告人现金1200元,每次300元 1、2009年3月15日向纪检无供述。

  2、2009年3月18日在询问笔录中无供述。

  3、2009年3月19日无供述。

  4、2009年9月22日庭审中供述“我帮他推销了土特产。” 收取的原因不一致,是否为其谋取利益无证据证明

  三、公诉机关在办案程序方面,存在诸多的不当之处。

  1、依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关于刑事诉讼法实施中若干问题的规定》第36条之规定,公诉机关对于作为法定量刑情节的立功的证据必须作为主要证据移送人民法院。本案在审查起诉过程中,辩护人已向公诉机关递交过一份由宁都县刑警大队出具的证明被告人廖益昌具有重大立功情节的证据,但对此法定主要证据,已收取该证据原件的公诉机关未能依法移送至人民法院,因此,辩护人现依据《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九条、三百四十四条之规定,请求人民法院向公诉机关调取证明被告人廖益昌存有重大立功情节的证据。

  2、辩护人在庭审当中向法庭递交的“询问通知书”、“传唤通知书”、“拘留通知书”,结合被告人有罪供述材料的书写时间以及被告人的当庭供述,可以证实,纪检部门、公诉机关采用了超长时期的连续讯问取证方式。被告人所有有罪供述均是在超越其生理、心理承受能力的极限下所获取的,对于此种有罪供述,当属刑讯逼供所获之证据,依法依理均不能作为本案定案的依据。

  综上,辩护人认为,公诉机关对被告人廖益昌构成挪用公款、受贿罪的指控,明显证据不足,被告人廖益昌挪用公款、受贿的罪名不能成立。

  辩护人以上辩护意见,请合议庭在合议时予以充分考虑、采纳。

  谢谢!

  江西章贡律师事务所

   律 师:

人为制造冤假错案-血泪控告信

  二00九年九月二十二日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最新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后

点击右上角发送给好友